搜尋
  • See-man, Aya Kwan

修習靜觀的七個態度(二)—— 耐心 Patience(附靜觀聲帶)

當我們提到耐心時,可以先回想一下沒耐性是一個怎樣的經驗。當我們留意沒耐性,不耐煩時,會發現其實背後連著很多的期望。當事情不似預期時,我們其中一個反應就是不耐煩。例如,當我們叫小孩子坐下來,但他並沒有像我們預期中坐下來,或是我們到餐廳用膳,飯菜並沒在我們預期間送上,我們亦會感到不耐煩。這些不耐煩都原自於我們心中的時間表,覺得事情應如期出現。

在講求成效和準時的年代,加劇了我們這樣的習性。我們有很多時間表要追趕,跟不上進度就會焦急煩燥。這不禁讓我想起近來一些新手媽媽分享,提到baby跟不上成長線,一直落後。雖然知道寶寶健康就好,但身邊長輩的碎碎念,看到baby在成長線的最低10%,心裏難免還是會有一點壓力。其實回想自己也有這種反應,每次檢查總是會看看小隊友是不是在所謂的標準上。在標準上時,就會鬆一口氣。

但其實細心地想,不是每樣事情都會跟所謂的標準走。就如買了一些種子回來,你可能可以預計一個星期左右他會發芽,但我們卻不能斷定每一顆種子都會在同一日期和時間發芽。因為每顆種子都有它自己的時間表。小寶寶也是,他也有他的時間表,我們不會知道他什麼時候出生,但他會在適當的時候出來。當我們明白每樣事物皆有他的節奏,信任到適當的時間事情自然發生,正是耐心的體現。

Patience is a form of wisdom. It demonstrates that we understand and accept the fact that sometimes things must unfold in their own time. — Jon Kabat Zinn (Full Catastrophe Living)

而我很喜歡Jon Kabat Zinn對耐心的形容。而除了明白以外,我覺得內裏還有一份信任,特別是在教養孩子上。記得有一次小組完結後,有位媽媽跑來讚我「姑娘,你真係好有耐性」。我反思為什麼我會有這份耐心,是我比較能忍嗎?但耐心和忍有很大的差異。忍是一種壓抑,當我們壓抑到某一定會忍不住爆發。但耐心卻源自於明白和信任。當我和一班過度活躍症的小朋友相處時,很能體現到這兩者的不同。還記得第一次教授過度活躍症小朋友靜觀時,簡直要以災難來形容。有一位小朋友一直不坐回墊上,跑來跑去,有一刻我真不自控地爆發。小組完結後,對於自己的失控很難受也很內疚,也檢討自己失控的由來。發現這失空源自於心中的時間表,眼看小組無法推進,時間又一點一點過去,心裏的不煩燥不斷升溫,失控正是想重新拿回主控權。相信這個經驗對於很多爸媽來說並不陌生,小至每天吃飯、上課、做功課、上興趣班、去睡覺,大至生長成長線、運動音樂證書、班級名次、學業成績。追趕著無數的時間表和無限的標準。當小朋友未能在預期時間達到某些標準時,就很心急焦燥,希望快快把「進度」追回來。這些追趕傷害了多少父母和小朋友的心呢。回望過去,每個小朋友都有他的天賦,也有他的特質,都有他的時間表,當我們能夠明白和相信他時,就能有耐心等待。

所以我是很感恩能有機會教導過度活躍症的小朋友,他們教會我耐心。當我真誠地明白他們的特質,信任他們會在合適的時間上轉化時,我亦有耐心等待他們的回應。和忍相比,這份等待並不痛苦。這亦令我和他們建立良好的信任和關係。(有一節我因病要找代課老師,然後代課老師說他們很想念我,真的很感動)

而在靜觀練習中,也是一個培養耐心的好機會。在練習靜觀時,我們會期望感到放鬆,或是希望不適感消失(如盤坐時的腳麻)。當我們執著於放鬆的感覺,或消去不適感,我們就會感到煩燥失去耐性。而除了這兩種情況外,感到悶也是一個很好的觀察對象。到底悶是怎樣的經驗?再細心點觀察,也是源自於希望有點什麼「有用」的事情立刻發生,如令我們愉悅的事,激盪心靈的事。而這個心,也正正是苦的來源。 練習靜觀,學習回到當下,留心當下的經驗,讓我們了解到,其實每一刻都在變化,每一刻都是不同。這一個呼吸又和上一個呼吸不同。而這個認知,亦讓我們明白到,其實萬事萬物都在變化,事物跟隨自己的節奏演化。

所以有時候我們需要做的,並非刻意有為地做一些事,而時無為地等待事物自然的演化。而培養耐心正正是很好的中和劑,平衡「有為」(Doing mode)和無為(Being mode)。

這次希望推介大家做的是身體掃描練習,一來這是一個練習時間較長的練習,二來我們並不慣於感受身體。我們可以試著去感受身體每個部份,學習培養耐心,明白每個身體部份有它自己的感覺,感覺也隨著時間在變化。學習培養觀察當下的經驗,不需刻意介入,那些感覺都會在變化,明白萬事萬物都有自己的步調在改變。

10分鐘靜態身體掃描聲帶

30分鐘身體掃描聲帶

3 次瀏覽

©2020 by Aya Kwan - Mindful Wellness.